✅ WWW.667.COM 本域名已停止使用,点击进入最新官网!

2019-07-11 19:30:28

发布时间-|:2019-07-11 19:30:28

呵呵,病房里的护士都说我疯了。估计很快了......“我回到老汉的床旁,我就那么坐在他的身边,我拉着他的一只手,他的儿子拉着另一只手。

他是个哑巴,看到我后嘴里发出“啊、啊”的声音,两个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我,努力地想坐起来,全身被厚厚的纱布裹着,有渗出,很臭......患者儿子办完了住院手续后,我们用医院的平车推着老汉来到了住院楼。

”他回答着我。

十年了,这是我们第二次相遇,而且同样是在医院。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多么伟大,但是当我看到这位家属带来的患者后,却怎么也没想到,就是这位患者整整“折磨”了我三个月......患者是一位50多岁的老汉,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,他躺在一辆被拆了座椅的面包车上,身下垫了一个被子,身上被绷带包裹得像一个木乃伊。

呵呵,病房里的护士都说我疯了。

护士看了看我没说什么,去测量患者的生命体征了。

我回家足足躺了2天,没有任何的牵挂,没有任何的打扰,踏踏实实地回想着这三个月发生的事情......今天,我再次看到了他,十年前的那个老汉。

“动脉夹层,破了。

”我呵呵地笑着。

但在演艺明星离个婚、生个孩子都能刷爆人们眼球的当下,我希望一个为非亲非故之人流泪的医生,一个一心一意去救死扶伤的医生,比演艺明星更红!更紫!天看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密云医院急诊科高巍医生写下的这一幕,让我潸然泪下。

没有用任何辅助材料,没有用任何医保不报销的物品,这是患者家属的要求也是一次良心换药。

患者入院第40天那天护士给我打电话说老汉出事了。

”说着说着,他哭了,张着嘴不停地哽咽着:“我真的不想看着我爸就这么回家等死,他要是疼您就给打止疼针,让他别那么痛苦地走......”我记得,我那时也哭了......然后,我开始给病人换药,包裹的纱布有大量的渗出。我记得走出院长办公室的我又哭了。

后来我让护士叫来了主任,我们俩一起操作。“他低声说。

他蹭地站了起来,眼神里充满着无法表达的感激,我看到他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。

我爸是聋哑人,我没见过我妈,是我爸把我一手拉扯大的。

那时的我刚参加工作,开始的每次换药我都会觉得恶心。